2022年2月

点上了一盏香薰灯,火焰摇曳。

旁边放着一个开口的塑料袋,把塑料袋的口子折了一下,往香薰灯火焰上掠过,口子瞬间封闭了。

呀,多小的时候就学会的塑封技能呀,那时候过年,都是买的散装白砂糖,我们叫盐糖,然后自己装袋封装成包,用来送人。

美好的记忆,总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中复现!

找到了一个理解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的方法,首先做一个映射:
精细胞 = 空
卵细胞 = 空
受精卵 = 色

我们每个人最开始是个受精卵,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色。

然而我们只能产生精细胞或者卵细胞,所以我们是空。

在上面映射的前提下不难推出每个人即是空又是色。

今天看了王德峰老师关于禅宗的讲座,有了一点点感触。

曾经一直反对人之初,性本善,因为从现实中发现,小孩子的本性也是恶的,并且他们似乎意识不到自己的破坏力,肆无忌怛的做着坏事,反而随着年龄的变大,这种恶被各种东西压制和约束了。看过很多的人性实验,一旦这些约束被减弱,恶又会被释放。

王德峰老师说人本身就有佛性,就是慈悲的。然后我想起了人之初,性本善。这个初,难道指的不是婴儿时期的意思?如果把初理解成人性的最底层,比表现出来的行为还底层,那么就比较好理解了。不管人的行为表现出了多么的恶,不管他是小孩子还是老人,在内心的最最深处,他还是善的。这也和人本身就有佛性等东西呼应了。

爆竹声中一岁除,又一年过去了。这一年,思想上成熟了一些,策划了一场旅游,双方父母见面了,爸妈体检、保险落到了实处……

在这辞旧迎新之际,不免思考人生的下一步怎么走,年纪一年年变大,发现原来男生也有年龄焦虑!

随着走入社会,挣钱已然成了第一要务,确实没有经济基础,一切计划犹如空中楼阁。为了达到期望的生活,在养家糊口这件事上,应当分三步走。第一步是体力换取劳动报酬的阶段,打工挣钱,积累资本,同时发展副业;在副业收入能够持续稳定的持平主业收入后,便进入第二阶段,辞去主业,全职经营副业,将资本全力提升,赚钱主要靠这个阶段了,同时需要提升自己的软实力,考研考博也好,出书出刊也罢,反正为第三阶段做准备;第三阶段,在挣钱这件事上就稳定下来了,不再折腾,这个阶段,应当有一份收入不高,但是能够稳定养老的工作,然后可以把重点放在与挣钱无关的事上。

常言十年寒窗,我们又何止读书十年。总之,书读多了,多少有点读书人的天真与傲慢,除了安居乐业,还是想为人类社会做出点贡献。在19年就注册了域名“笨嘴巴”,希望为社恐的小众性格人群创建一个良好的科研和创作的环境;然后其中一小部分人致力于癌细胞的研究,引导癌细胞分化成正常体细胞等。这是两个看似不可能实现的计划,但是从愚公移山的角度,似乎没有什么不可能,而我,要做的也许只是开个头。这两个计划从三年前的萌芽到今天,已经越来越清晰了,我相信他们是可执行的。

从大方向上思考了下一步怎么走,其实太空、太虚,没多大实际意义,还是更要想想马上要做的事。

从各个方面看,下一步最要紧的就是结婚,抛开形而上的东西,实际一点先看经济基础。初略估算一下,房子首付40万,彩礼30万,婚礼10万,也就是需要80万来结婚。目前能动用的只有40万。计划2023年06月01日结婚,不到一年半的时间,两个人赚40万,很有挑战。如果维持现状,一年半两个人会存下15万,所以会有25万的空缺。

两个人怎么解决25万的空缺呢?从来没有为了一个具体的数字奋斗过,22年的除夕夜将是意气风发,还是后悔当时呢?

2022年的目标,两个人30万,加油吧!